讀後筆記:《海邊的卡夫卡》村上春樹

海邊的卡夫卡.jpg

作者:村上春樹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03/04/07

語言:繁體中文

 

海邊的卡夫卡是我最愛的一本村上春樹

細膩、深刻、完整,穿插恰到好處的村上式科幻

即使已經用上超越平常的專注力,仍花了一些時間才把它讀完

 

村上原本就很擅長的場景敘述、情感描寫,持續發揮字字到位

我著迷於人物的特性,海邊的卡夫卡中角色詮釋無比鮮明

尤其15歲的田村卡夫卡的複雜情感,扭捏與勇敢

 

「世界上萬物都是隱喻」

命運的嘲弄使人變深、使人變大,那成為邁向更高次元得救的入口

為了逃離父親的詛咒,一定要成為世界上最強悍的15歲少年

 

兩段故事、兩位主角交錯進行:逃家少年、能和貓咪溝通的中田先生

看似毫無關係的兩人,擁有共同起點、終點-甲村紀念圖書館

我很喜歡圖書館裡的大島先生,飽讀詩書、熟稔音樂,舉止溫柔的跨性別戀者

村上筆下的角色,總有著各種不完全,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讀他的地方

 

「你現在所感覺到的事情,很多都變成希臘悲劇的主題。並不是人選擇命運,而是命運選擇人。亞里斯多德定義得悲劇性,與其說由啼笑皆非的事情或當事人的缺點所造成,不如說是依據優點為槓桿所帶來的。人不是因為缺點,而是因為美德而被拖進更大的悲劇裡去的」

 

村上的作品較少描寫親情,海邊的卡夫卡某程度來說,環繞這部份著墨

田村卡夫卡和佐伯小姐,穿越時間、空間、身份,以各種形式的愛交織著

「你不能不做的事情,大概是要超越你心中的恐怖和憤怒,讓明亮的光照進裡面,將你心中冷卻的部分融化掉。這樣才能稱為真正變強悍」

「就算她是愛你的,也不得不遺棄你。你必須做的是去理解、去接受她的心。去理解她當時所感受到的壓倒性恐怖和憤怒,當作自己的事去接收。而不是去繼承和反覆」

 

故事最後,田村卡夫卡選擇離開森林盡頭、回到東京

做了書中所有角色裡,最勇敢的決定、履行活著的責任

「我們都持續在失去各種重要東西,重要的機會或可能性,無法挽回的感情,那些都是活著的含意之一。不過在我們的腦子裡,有把這些東西當作記憶留下來的小房間,你永遠要在你自己的圖書館裡活下去。」

 

這是看了第二次海邊的卡夫卡後,努力寫下的文字

如同書中屢次提及「世界上萬物都是隱喻」,現實們連結在一塊

要把讀後感想整理成序,在認真啃完每個字後,實在是件困難的事

 

海邊的卡夫卡給了曾經年少的我很大勇氣

因為我們都知道,很多事情一點都不容易

失去永遠比較浪漫,烙在心底大多是悲傷的事

所以希臘悲劇還是有很多人在讀,甚至成為一種藝術的原型

我們透過隱喻,接受了irony,使自己增加深度增加廣度

在一次次失控與失去、傷害與被傷害後,希望我們都能成為更好的人

 

延伸閱讀

讀後筆記:《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村上春樹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