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後筆記:《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村上春樹

10968538_10204855408297027_1732190725053486397_n.jpg  

作者: 村上春樹

譯者:賴明珠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3/10/01

語言:繁體中文

 

「從大學二年級的七月,到第二年的一月,多崎作活著幾乎只想到死。」

強而有力的破題法,「死」在村上的小說裡,從來不是個避諱話題

大多數作品甚至環繞這件事,《尋羊冒險記》、《舞·舞·舞》皆是

《挪威的森林》中「直子死了以後,無疑是我心中最深刻的開頭

 

相較於我所看過的幾本村上春樹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前段敘述較為平靜

多崎作和四個名字中有顏色的高中朋友,認識、絕交的過程

一瞬間被踢出,原本緊密結合的五人團體,就像被離心力拋棄般使人無力地絕望

原因為何並沒有細問,那是屬於青春期本能性的逃避

帶著心靈空缺過了16年,東京工作的日子、無法再次付出的日子

 

灰田的出現,多崎作再度有了稱得上朋友的朋友

兩人在自由之丘公寓裡的談話、夢境,讓結局延伸更多聯想

終究灰田還是和其他四人一樣,宿命性地消失在多崎作生活中

 

故事在沙羅之後,變得緊湊起來

她鼓勵多崎作重訪故友、重拾自己愛人的本能

踢出團體之謎,在中段已有了解答,但為了尋回更多真相,不惜飛越北極圈找嫁到芬蘭的黑妞(惠里)

 

我很喜歡描寫芬蘭的這幾段章節

尤其是多崎作黑妞(惠里)在小木屋裡的談話

所有的過往、遺憾凝結在一起,我們不得不努力活著

為了自己、也為了死去的人,錯誤成就現在的人生,無論好壞

時間可以掩蓋許多事,當再次掀起時,無聲的痛穿透文字到我心中

擁抱當下,關於過往隨北歐葉子落下,釋懷一定程度代表著更多承擔

 

回到東京後,多崎作渴望抓住生命中不想再錯過的事物沙羅

村上給了個開放式的答案,後續讓讀者自由臆測,埋下無限想像

 

貫穿全文的是李斯特的作品《巡禮之年》

不同主角、聽著不同版本,象徵性地代表獨一無二的人生

每個人心中多少都有一首代表自己年輕模樣的歌

如同1976的摩登少年之於我一般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是本非常好入手的村上小說

並無太多科幻風格、交錯題材,讀來相對輕鬆許多

但對初次嘗試寫書評的我來說,是個極大挑戰

影響像是流沙似的,隨著篇幅越陷越深,安靜卻完全式的陷入

即便幾經修改,仍無法用文字寫出心中最真實的感想

除了功力尚弱外,這也是村上春樹令人無比著迷的魅力所在

 

=後記=

幾趟東京自由行下來,更能深入文字場景

描寫到新宿車站、六本木時,腦中彷彿能想像主角出現的身影

或許下次再訪東京的主題,會是村上春樹咖啡廳巡禮也說不定

 

上 / 下一篇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